沉迷网络,暗损韶华

2020-06-27 04:08 admin

沉迷网络就等于慢性自杀,这个时代的人把好大部分的生命分配给了网络,那是一个不需要很多思考就可以获得很大程度上精神满足的世界,其实网络本身并没有好坏之分,运用得好,如虎添翼,运用不好,慢性自杀。

网络的发展也产生了众多的伴生产品,最典型的就是智能手机,它以惊人的速度向全球普及,并成为生活中不可或缺的工具,你是否一个人吃饭在看手机,走路在看手机,候车在看手机,睡觉闭眼前在看手机,起床睁眼后在看手机……

沉迷网络占据了我们太多的时间,限制了我们的脚步,降低了我们的身体素质,损坏了我们的视觉神经,最可怕的,它在蚕食我们的大脑!

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发布的第43次《中国互联网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18年我国网民已经达到了8.29亿人,普及率接近60%我国网民人均周上网时长为27.6小时。这是多可怕的数据?

我们来算一笔账:依据同年的数据,我国人均寿命77岁,假设每个人都能活这28105天,674520个小时,4015个星期,每个星期27.6个小时,就是110814个小时,大概就花了我们1/6的生命,每天8个小时睡眠时间,那清醒的人生就只有449680个小时,那就是占用了我们接近1/4清醒的生命,是不是细思极恐?

谈到沉迷网络,最大的受害者还是青少年,青少年沉迷网络的主要原因还是因为网络游戏,青少年自制力比较差,意志力薄弱,而游戏设置的奖励机制能够让青少年获得满足,找到成就感,这也正是他们在现实生活中承受着各方面的压力所需要的精神安慰,故而很容易迷恋上网络游戏。

不久前,我听到朋友说他们村一网瘾青年王杰(化名)的故事,真是骇人听闻,王杰是朋友的初中同学,就读的初中是县一中,学习成绩很优异,起初考进县一中还被当作重点培养对象。初二的时候学习成绩开始莫名其妙下滑,老师走访宿舍同学了解到,王杰经常晚上翻墙外出上网,并且好多次夜不归宿,听说当时还在早恋,这件事情引起了老师的注意,后来听说老师进行过家访,王杰的家庭并不富裕,父母都是务农的,并且知晓孩子最近迷上了网络,假期间也曾为了不让他去上网,让王杰去他二哥店里帮忙,没成想他把他二哥给的一点钱也都送去了网吧。之后他也被老师多次叫进办公室悉心教导,却丝毫不悔改。初三的时候因为多次偷钱上网被送进过看守所,出来之后更是无心学习,初中毕业后就辍学了。

后来,他跟社会上的一帮混混闲散度日,每天都在泡网吧,没钱了就去学校门口收保护费。朋友读高三的时候,初中同学聚会没有看到王杰,跟同学打听后才知道,王杰跟那帮混混因为去收保护费别人不给,一群人乱刀捅死了那个同学,中间因为同伙失手,王杰自己也被捅了要害一刀,自己也丧命了。

听了之后我打了一个寒战,我以为这样的案例只会发生在思想品德的教科书里面,没想到还真是现实中血淋淋的例子,在我以前的认知里,我从来不认为教科书里面的案例可能会变成现实,那只是为了教育,过于浮夸了。

人类社会发展到今天,也是历史的必然结果,这些时代的产物应当是推进社会历史的进程,而不是阻碍人类社会的发展,当然,错并不在互联网,网络是一把双刃剑,用之得当则受益无穷,用之不当则身死形灭!

救救孩子吧,合理引导青少年使用网络,不要再让更多类似案例发生,不要再让大好时光从指尖流过,这是一个精彩的时代,这更是一个值得奋斗的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