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来得及,补上作弊坠亡大学生缺失的教育

2020-06-14 14:01 admin

从法律上讲,一名大二的大学生年龄应该在18岁以上,具有独立的行为能力,完全可以判断自己行为的利弊,应该也可以承担自己的行为后果。作弊、自杀,从逻辑上、道理上讲,既是非不分,又是不负责任的逃避。

在情感上讲,我们不能不对一个生命的凋零感到痛心与惋惜。如此年轻的生命!何况,中国人奉行“生命至上”,“人死为大”的观念。在一个人遭遇了悲剧之后,大家往往选择惋惜和包容的。加上媒体的推波助澜,可能会形成更大的舆论,去同情这名学生,同时会给学校、老师施予极大的压力。

一个生命的凋零当然值得同情,然而同情过度便成了溺情;就如同父母的爱如果太多便成了溺爱一样。而学校、老师遭遇的压力背后则是对教育极大的危害,而且很可能造成恶性循环;因为它传递了残缺的教育价值观,压制了正常的教育行为,最后的结果只能是出现第二个、第三个……这样的心理和灵魂。

一、首先是基本价值观教育,直接的说,就是诚信教育或者叫底线教育。作弊显然不是一个诚信的行为。

这个内容虽然是贯穿整个教育过程的,但是最重要的还是在小学四年级之前。在这个年龄段是基础价值观形成的时候,也还没有受到功利要素的熏染,因此,最容易在心里生根发芽。当然,这个年龄段的孩子有时候也不知道什么是说谎,会发生把想象当成真实来认知的情况。这也说明,这个年龄段是进行基本价值观教育的重要阶段。

不过,这种教育的困难在于,最有效、最重要的教育方式在于家庭。如果你的孩子处在这个阶段,可以多注意孩子的行为和语言,加强引导。

二、其次责任教育,具体讲,就是要明白自己该做什么,并且清楚自己的行为会有相应的后果,自己可以接受这个后果。这个事件中,甚至可以看到,家长在事后还找各种理由去解释作弊的行为,去指责老师或者学校——这是典型的不负责任行为。

这里说的不是强制责任,是主动的责任。比如说,考试不及格要补考,这是强制责任,因为这相当于惩罚;但是自己清楚要补考通过,甚至知道考试不应该补考,这就是主动责任。

责任教育的背后是人格教育,让一个人具有独立的人格,有主动思考和行动的能力。伴随着的是意志教育,是否在遇到困难或者挫折时,依然不忘记自己的责任,然后去坚持努力,当然也包括抗压能力等等。

责任教育是成才的关键。它在上学之后便逐渐的会融入到学习中,在青春期开始后会变得越来越重要,甚至成为成才与否,成为优秀人才与否的关键。

它的难度在于,它是一个漫长的过程,而且会伴随着压力的产生,是孩子长大成才的渴望和克服困难的艰辛间的搏斗。对于家长和老师来说,我们需要在孩子困难时给予合理的帮助,在孩子进步时给予适当的鼓励,在孩子伤心时给予诚恳的安慰。当时,不管是帮助、鼓励还是安慰,都要明确传递给孩子一个观念,你应该去学习,是你的努力或者坚强打败了困难和伤心。责任是青春期的钥匙,当然也和青春期一样,是把双刃剑。不管怎样,这时的教育要适当。

三、最后,当然就是生命教育。这是中国教育中比较缺少的部分,因为它的背后是对生命的热爱。中国的教育一方面是成才教育,一方面是安全教育,而恰恰忽略了二者的基础生命教育(或者把安全教育当作生命教育)。

就内容而言,生命教育至少应包含两个内容,一是生命的起源和我们生命的过程,从而让我们热爱生命,热爱大自然的一切生命;二是心理健康的教育,通过游戏,通过健康的活动,从而打造一个健康的生命灵魂。

生命教育的重点在于学校,安排合理的活动和学习,安排丰富的社团活动,关心孩子的交往和对班级、社团活动的参与。生命教育不同于其他教育,是一个长期的过程,并不因一个人教育程度高些,收入多少而受到影响。

在缺少的这些教育中,有些固然关键在于家庭,但是大部分在于学校。试想一下,当学校、老师们对作弊都熟视无睹,在孩子作业遇到困难时干脆不去要求作业,将来我们的社会会成为什么样子?

实际上,近年来,因为师生矛盾,因为学校和家庭、老师和家长间的矛盾闹出的新闻已经大大增加了,甚至有人调侃,师生矛盾大有超过医患矛盾的劲头。其中,因为又以研究生中间比重为大,硕士生因为论文不能送审自杀、因为导师催论文压力过大抑郁等等,诸如此类去。每当此时,大家往往都会投出同情的目光,于是造成一种舆论,似乎,这样的事件一定是老师不对,学校不好。这实际上正是中国教育的悲哀,教育正在因为这些舆论成为一种妥协,老师可能会因此成为“保姆”;至于天之骄子,可能要成为“天之骄子”,不过是骄傲的“骄”。这是中国社会,特别是媒体应该补上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