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让线上教育将成为常态,加速全球教育行业的改革

2020-05-17 09:32 佚名

疫情之下,全球87.1%学生无法继续学业。据相关监测统计,截止4月24日,已有超过191个国家实施了全国范围的停课,停课学生人数达到15.7亿人,这在最近10余天内几乎翻了两翻。此外,还有数国实施了局部停课,以预防或遏制新肺炎疫情。

停课的影响,对教育领域而言都是一场严峻的考验。所以各国纷纷开始采取行动,利用远程学习方案填补学业的空白,还有依靠广播和电视等传统媒介手段开展远程教育。但全球疫情发展态势不可控,关校和停课何时才能结束也充满了不确定性,这让全球教育工作者的任务更为艰巨。

为了应对疫情的扩散,全球政府、学校和企业联合起来采取远程教育的手段,来缓解停课期间学生的学习和成长问题,但犹如蝴蝶效应,停课的影响范围已经超出了教育领域的范畴。

学校不仅为学生提供课程,它同样也是学生认识社会,接触社会的开始,其社交属性不可忽视;同时,它在促进社会平等中,扮演着重要角色。一旦学校关闭,教育不平等现象就会加剧,经济条件优越的家庭,有更多资源和财力,负担得起更多的课外课程,接受到更好的教育,而经济条件差的家庭,很有可能面临辍学风险。

而远程教育对于很多家长来说他们都还没有准备好,不仅在于网络教育准备的硬件与软件上的准备,也在于家长的心理建设,以及家庭教育经验的积累上。尤其是对于一些低龄孩子的父母,在有工作的情况下被要求辅导孩子学习,他们难以兼顾工作职责和儿童看护。受到影响的不止学生和家长们,还有全球将近6300万名教师。其中一些国家,学校停课期间,合同制教师、代课教师和教育辅助人员,面临着合同终止和失去生计的风险。

反观中国,疫情刚一开始,教育部就发起了“停课不停学”的号召。1月29日,教育部宣布拟于2月开通“国家网络云课堂”,以部编教材及各地使用较多的教材版本为基础,向小学一年级至高中三年级提供网络点播课程。2月9日,中国近2亿中国小学生和中学生,在网上开启了他们的新学期。

为了尽可能确保所有学生都能疫情期间,获得相对公平的机会,考虑到部分农村地区和边远贫困地区无网络或网速慢等情况,教育主管部门联动社会各界采取措施,安排中国教育电视台通过电视频道播出有关课程和资源,所有主要电信服务运营商加强在线教育的互联网接入服务。尤其是提高互联网接入落后地区的服务水平,解决这些地区学生在家学习问题,还有包括钉钉、腾讯会议等在内的平台提升主要线上教育服务平台的带宽;此外,大多数在线教育平台好未来、有道精品课、51Talk、新东方等机构,也为中小学提供免费的在线课程,这其中大多数平台由人工智能驱动。

在在线教育实践的过程中仍然存在着很多问题,最棘手的问题在于,中国不仅学生数量规模全球最大,并且还分布在各个教育资源发展不均衡的地区,用一套方案解决全局,显然不合适。灵活多变的线上学习方式才是解决之道。中国教育部建议学校和教师根据当地的信息化水平选择合适的授课方式,包括网络平台、数字电视或移动应用程序等,不同年级采取不同的线上学习时长。同时,教师们也收到了关于教学方法的指导,包括线上直播授课和录播课程等。

远程教育在全球范围内,不仅是抗疫情的扩散紧急的必要之举,而且对如何推进面向未来的教育,引发了诸多新思考。疫情引发的流动限制让全球教育合作与交流蒙上了阴影;出于不同利益考量,社会各界人士的发言,出现了二元对立、选边站队、非此即彼的趋势,撕裂了认知鸿沟,多元文化进程受阻;受疫情影响,企业破产,人员裁减,收入降低,直接影响到社会和家庭对教育的投资,全球社会贫富分化有加剧风险;在线教育在“教”方面仰仗了技术,但在“育”方面出现真人缺失、互动性弱和即时性差,使得教育效果有待进一步评估。

要达到理想状况,还有许多问题需要解决,坚持全球流动价值观;倡导多样性的认知;充分发挥国际组织的协调作用,在教育等领域积极帮助欠发达国家和地区,积极分享成果;加强全球教育合作力度,探索教学新模式。

未来疫情的反复增加了学生返校的不确定性,在线教育将成为常态,保障儿童上网时的安全和隐私也应当给予重视。相信这场巨大的实践,也会是现代教育历史的宝贵财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