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历史最为寡恩的朝代,从武将到文臣,立大功者最终都被族灭

2020-03-23 18:28 佚名

学纵横术的人,多半家庭条件不行,大概是学儒术对硬件要求比较高,动不动就要讲仪式感,吃饭住行都要道具配合。别的不说,儒学高级班,也就是君子这个级别的,那出行是一定要配车的,孔子老师教过我们:不可徒行也。

纵横术的硬件配置就简单了,纵横派的祖师爷张仪出去打天下,不问有没有车子,只问自己舌头在不在。舌头在,一切都在。

另外,穷人家的孩子如果有才华,往往容易愤世嫉俗,喜乱不喜静,喜欢用舌头去动摇天下。

主父偃一开始学的就是纵横术。这个术在战国非常流行,牛的时候可以佩六国相印,达到诸子巅峰。

可是,主父偃很快就发现自己选错专业了。专业是好专业,但时代不是正经时代了。诸国争雄的战国已经结束,天下已经一统,需要的是不折腾求发展。专门在各种势力之间挑事的纵横派很难找到工作。

于是,主父偃换了专业,开始研究起《春秋》《易经》,这种插班生是不受欢迎的,齐国的儒生排挤他,家里人给他脸色,父亲不把他当儿子,兄弟不把他当哥哥。肚子饿了想找人安排一下都没可能。最终在齐国混不下去,主父偃跑到周边搞穷游,在燕国晃了晃,赵国蹓了蹓,没事瞎打听,肚子里没装什么好酒好菜,倒把当地的八卦装了一肚子。

当地的王侯也不会想到,这个在他的地盘闲逛的人会掀起一番血雨腥风。不然,他们一定好好招待或者“招待”一下主父偃。

周边地区游完之后,主父偃去了长安。上了一个书,里面列了八大律令,一项劝谏。原本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没想到走大运了。早上投的简历,晚上就被汉武帝叫进去面谈。

谈了一会,汉武帝大为高兴,拍着桌子叫道:“你以前都在哪里,我怎么现在才见到啊。”

所谓的推恩令,就是诸侯王除了可以将自己的王位传给嫡长子外,还可以将封地再次分封下去。等于一国可以变三四国。诸侯王完全无法抵制这样的诱惑,纷纷将自己的封国拆分。到了后面,这些封国越来越小,势力也越来越小。

这时候,汉武帝又开始找各种理由来削爵、夺地甚至除国。其中,最阴的一招叫酎金夺爵。

每年的腊月,朝中要在长安祭拜老祖宗刘邦。这时候会献上酎酒,酎酒外,还要拱配黄金。这个黄金就叫酎金。

这个金子不光皇帝出,下面的诸侯也要出,毕竟大家都是享受着刘邦的红利,应该交点分红。这个制度在汉文帝时期就开始了,但那时候的诸侯财大气粗,拿点金子完全不是事。

到了封国开始分家,地盘越来越少,手头也越来越紧,这时候拿出来的金子就有点不如人意了。要么缺斤少两,要么就成色就足,献的黄金能吸磁铁。吓得汉武帝赶紧把磁铁给扔了……

晁错的削藩是来硬的,最终逼出了七国之叛。推恩令就太高明了,这利用了人性的弱点,这是战国纵横家们才会想出来的阴招。

而主父偃尝到了上书的甜头,总之一句话,不要怂,就是干。什么事都敢说,从立皇后到废诸侯,想到什么说什么。主父偃说的越多,汉武帝越高兴,汉武帝越高兴,主父偃越红。所有人都知道主父偃是当红炸子鸡,有事没事请到家里喝一顿,有钱送钱想办法也要送黄金给主父偃,十万起跳,最好是硬通货,钱少的你拿不出手。

主父偃来之不拒,他实在是穷怕了,就算送的钱他一辈子都花不完,他还是想找个大箱子,放到里面看着踏实。

他相信,只要自己能够不断的提出好办法,自己就不会倒,自己的荣华富贵就会陆续来到。

有一天, 主父偃上了一策书,表示河套这个地方土地肥沃,而且有黄河天险,秦朝的大将蒙恬就是以此为据点北逐匈奴。这里面运输方便,是开疆辟土,剿灭匈奴的战略要地。

当年,他第一次上书时,还不了解汉武帝,上了一个劝汉武帝不要用兵匈奴的书。经过一段时间的观察,他算是摸清了,汉武帝一定会用兵的,而且已经在用兵了,这时候再劝汉武帝就不对了,主父偃转变方向,开始为用兵出谋划策。

汉武帝听了很兴奋,早就想干这件事了,连忙开个会讨论一下,是不是在河套搞个据点。结果大家都觉得有点悬,尤其是一个人特别反对。

算起来,公孙弘也是老资格了,他跟当年的汉朝第一名士贾谊同年,又同一年被征为博士,也曾经干过中大夫这样的外交工作。但生不逢时,连贾谊这样的大牛也一辈子被打压,他当然更没机会了。

汉武帝登基的第一年,搞了一场举贤良活动,就在那一届,董仲舒拿到了第一名,而同时,还有一位落榜生:公孙弘。而让人想不到的是,对汉朝时局影响最大的不是董仲舒这位第一名,而是落榜生公孙弘。

跟董仲舒同堂对策时,他已经六十多岁了。六十岁的老学生败给了董仲舒这样的新锐,公孙弘相当没面子。十年以后,汉武帝再次要求举贤良,郡里又把他的名字报了上去,公孙弘不想去,他已经七十岁了,难道再输一次。

嘴上说不去,身体还是很诚实的,在郡人的劝导下,公孙弘再次来到长安,再次交出了自己的策论,再次名落……不对,他成了孙山。

阅卷的人看了他的卷子,认为观点老旧,文采一般,但总算四平八稳,所以名列倒数第一。

汉朝流传着冯唐易老的故事,但事实上,每一个不如意都有自身的原因。易老的只有心,而不是机会。

数年前,他曾经被汉武帝派到匈奴出使,回来时汇报工作。工作报告让汉武帝大为不满,吓得公孙弘赶紧打了病假条提前退休。这一次卷土重来,公孙弘摸清了套路。

所以每次讨论问题的时候,他从来不下判断,只是提出问题,提供信息,然后观察汉武帝的态度,最终才提出自己的看法。这样一来,自然显得自己的判断跟汉武帝无缝重合。汉武帝大为高兴,一年之内就把他提拔为左内史:长安特别区的最高领导。

可今天,这位善于揣摩汉武帝心思的大臣,破天荒跟皇帝的意见不一致了,表示当年秦国发了三十万人筑城,结果都没成功,不过是烂尾工程而已。

说实话,主父偃的建议是对的,汉武帝要想北征匈奴,就必须在河套建立据点,而早在很多年前晁错就提过类似的建议。

汉武帝也不是一个没主见的人,尽管公孙弘等人极力反对,汉武帝依照拍板,照此执行,建立朔方郡,开始经营河套。

主父偃可能也想回,他就是齐国人,当年在齐国穷困潦倒,现在发达了,富贵不还乡,犹如锦衣夜行。另外,他在齐国还有一点小恩怨。

主父偃想把自己的女儿嫁给齐王刘次昌。自己当年在齐国是苦哈哈,走出去没有人理,要是自己的女儿成为齐王的女人,这多风光?但是,主父偃又没有什么门路。正在这时候,他从老乡哪里听到了一个消息。

这位老乡叫徐甲,也是齐国人,现在正在宫里当差。为了讨好王太后,他给王太后提了一个建议,把王太后的外孙女退给齐王。

当年王太后未进太子宫前,曾经跟前夫金王孙生了一个女儿叫金俗。金俗一直流落民间。到了儿子汉武帝登基,才把这位异父姐姐接到宫里。

大概心里对这个女儿有愧,王太后对金俗特别好,对金俗的女儿阿娥,也就是自己外孙女也特别关照,一直想给外孙女找个王侯嫁一嫁。

徐甲自告奋勇当媒婆,要让阿娥当王妃。听到这个消息,主父偃也想共襄盛举,让徐甲把自己的女儿也带进去,娶一赠一,阿娥当王妃,自己的女儿当个妾也是好的啊。万一生了儿子,搞不好以后就能转正。

想法很好,落地很惨,做媒这种事情一定不能剃头担子一边热,你至少得打听一下对方家里什么情况吧。

徐甲兴高采烈去提亲,迎头就撞上了南墙,不但提亲不成,还被齐国的纪太后骂得狗血喷头。

“徐甲算什么东西?当年穷得在我们齐国呆不下去,走投无路去当太监,他能有什么好事?”

纪太后大概是久居齐国,对长安的故事不太关心。当年长公主刘嫖要把女儿刘阿娇嫁给太子刘荣,被刘荣的母亲栗姬拒绝,结果大家都知道了,栗姬被处死,刘荣自尽。

当然,也不能怪纪太后脾气大。最近这些日子,纪太后为了儿子的事情本来就很烦。原本纪太后已经给儿子找了一个王妃,就是她自己的妹妹。让儿子娶自己的妹妹,汉朝这风气可真够开放。可不知道为什么,齐王刘次昌对这个老阿姨不感冒。

纪太后想了一个办法,把自己的女儿派进宫,管理儿子的后宫,让那些小姐姐离儿子远点。可没想到,小姐姐是被挡住了,大姐姐没挡住。

为了这事,纪太后一天愁得饭都吃不下。你徐甲又送一来个王太后的外孙女,还要搭一个主父偃的女儿?这不是没事找事嘛。

徐甲的差事没完成,不但没拍到马屁,还惹得一身臊,无奈之下,他只好编了一个理由,“齐王已经答应娶阿娥了,不过啊,我当心发生燕王那样的事情。”

这个被拎出来的负面典型是燕王刘定国。这位刘哥因为生活作风有问题,被汉武帝下令自尽。这个事情还是主父偃捅给汉武帝的。

那主父偃怎么就不知道齐国的事情呢?大概还是离家太久,情况掌握的不及时。这一次被拒绝,脸面都丢光了。主父偃也不是好说话的人,干脆点了一把火。

“齐国这么大,税金多人多,富裕超过了长安。而且齐王跟陛下的关系这么远。这种地方不应该交在他手上啊。”

在公孙弘的建议下,汉武帝把主父偃任命为齐国国相,去仔细调查一下齐国到底有没有事。

这是一个得罪人的差事。有人找到主父偃,好心提醒他,这可能是一个陷阱,小心别人趁这个机会对付你。

主父偃叹了一口气,说道:“我结发游学四十年了,想办的事情没办成,父母不把我当儿子,兄弟不把我当兄弟,宾客也抛弃我,我穷困了这么久,还怕失去什么?男子汉大丈夫,如果生不能列五鼎而食,那就死受五鼎而烹好了。”

以主父偃的智商,他当然知道等着自己的是一个大坑,自己不过是帝国霸业中一枚小小的棋子。但是,能够被当棋子去利用,是他唯一的机会。

信是赵王刘彭祖写来的。刘彭祖是汉武帝的老哥,是出了名的整人高手,精通律法,朝廷派到他那里的国相,都没有能干满两年的,动不动就被刘彭祖这位法律专家安一个罪名弄走。

原因很简单,主父偃当年在齐国受白眼,在燕国赵国都没混出来了。现在,燕国被主父偃给收拾了,现在又要去收拾齐国。等收拾完齐国,会不会轮到我们赵国?

主父偃并不知道自己已经汉武帝挂了起来,他正意气丰发朝齐国进发,还没进齐国就碰到了前来迎接的亲朋故友。

主父偃把这些人都召集起来,好好请他们吃了一顿饭,然后拿出五百金往地上一撒:“捡吧,拿走这些金子,从此我们毫无瓜葛。”

说完,主父偃甩袖而去。这就是著名的散金断交。大概割袍断交适用于文艺青年,散金断交适用于土豪。

纵横家们往往有一种毛病,他们通常尝过最苦涩的世态人情,一旦翻身之后,难免露出得意忘形的姿态。

也就在主父偃离开的一瞬间,他这一次的任务就注定不会有一个好的结果。因为没有进入齐国,他就把在齐国的故友亲朋给得罪了。

进入齐国后,主父偃也没有忘记自己女儿被拒绝的恶气,寻找齐王的不轨行为是容易的,反正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齐国开放的优良传统到了汉朝还很好的保留着啊。

关键是怎么出这口恶气。主父偃很不厚道采取了钝刀子的方法,在结案之前就把自己此行的目的告诉了齐王刘次昌,也就让小子多受点折磨。没到这小子心理素质太差,组织上还没有定性,他自己就自杀了。

这个事情就闹大了,诸侯王原本被主父偃搞得提心吊胆,一看齐王死了,立马跳出来,指控主父偃逼死齐王。

主父偃的生死决定在汉武帝的手里。汉武帝并不想收拾主父偃。如果说公孙弘是提供信息的话,主父偃就是决策提供者,这种愣头青虽然会惹事,但有时候就需要这种人冲到前面。现在把他给处理了,以后需要时,上哪找这种人才?

齐王王没有儿子,他死了,齐国除国为郡,我们捡了这么一个大便宜,要是没有一点交代,这事情不好办啊。

司马迁说道,主父偃活着的事情,人人都说他的好处,一旦他死了,所有的人都跳出来指证主父偃的罪行。

有人说主父偃做人太失败,其实,这就是纵横家的宿命。这也是历史的黑暗之处。很多聪明人最终都倒了大霉。就是因为没有看透历史。

有人问我读什么书好,我总是建议他去读历史书,尤其是去读《资治通鉴》,你不知道干什么了,迷茫的时候,去读《资治通鉴》,想了解社会里的各种关系,去读《资治通鉴》,甚至想了解权术,也可以去读《资治通鉴》。

成千上万人的生死荣枯,被你一页翻过,多少王侯将相在你的指间滑过,与你对话的都是帝王将相,你还会被眼前的小问题困惑住吗?

”一共一十七遍。每读都获益匪浅。一部难得的好书噢。恐怕现在是最后一遍了,不是不想读而是没那个时间啰。”

“中国有两大书,一曰《史记》,一曰《资治通鉴》,都是有才气,又不得意的境遇中编的。看来,人受点打击,遇点困难,未尝不是好事。当然,这是指那些有才气,又有志向的人说的。没有这两条,打击一来,不是消沉,便是胡来,甚至去自杀。那便是另当别论。

当然,《资治通鉴》是文言文,如果大家没有古文功底,可以选择白话文,但白话文就存在一个翻译的问题,如果版本不好,翻译出来的东西就不准确。

我一般给大家建议入手《白话资治通鉴》十套装,这本书是上个世纪八十年代由台湾大学国文教授、博士生导师黄锦鋐领衔主持,集中台湾地区多家院校27位教授、学者,历时3年,合译而成。

大家知道,台湾地区出了很多有名的词人,比如写出《东风破》、《菊花台》、《青花瓷》的方文山。他们给人的感觉就是国文功底很扎实。

而为了让普通学生和读者也能看懂史记、资治通鉴,他们就组织专家编写了《白话史记》、《白话资治通鉴》。

这套书尊重原文,逐字逐译,不多增一个字,以求贴近、还原《资治通鉴》本义。不以“现代眼光”作解,更不平添枝叶。而且是全本。里面有重要人物画像

做为历史爱好者,入手这一套非常划算,因为这一套做活动,一套十大本,原价498,现在读者只要208,可以说是很超值了。

爱好历史,家里一定要备这样一套书,没事的事情翻一翻,就会发现看问题的角度会完全不一样。不需要像看十七遍,能够全部看一遍,重点的部分看上三四遍,就非常不错了。大家可以点下面的链接购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