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上都说神仙好,唯有上海忘不掉:我的五天沪上相机文化寻觅之旅

2020-07-09 11:11 admin

2020年6月21日我应正康先生邀请,来到上海,看相机,拜访收藏家。虽然停留了五天,仍觉得匆匆忙忙,并没有完全尽兴。

我这次所见都是早年玩相机收藏的朋友,上海滩的相机收藏大佬,也是我玩收藏老相机的伙伴,不知不觉二三十年已经过去了。

马正康先生是一位企业家,也是上海市两届劳动模范,退休后开始收集相机,最后办起“海鸥之家”,也就是海鸥相机史料馆。他收集了500余台相机,100多个镜头,以及大量的相机附件和摄影器材,填补了海鸥相机文化上的一项空白。

中国照相机工业起始于上世纪50年代,曾有过三十年的辉煌史,而上海产的相机,占据了国产大半壁江山,其中海鸥双反系列相机更是享誉世界。

马正康不仅收集相机,也搜集相机资料,他写的《海鸥相机大观》即将出版。他的馆藏和研究也受到了众多相机收藏家与爱好者注意。

我早年喜欢摄影,1982年买了人生的第一台海鸥双反相机,到九十年初期代开始喜欢并收藏相机,这样使我有机会结识全国各地相机爱好者,而上海又是我喜欢的地方,这里收藏相机人多,起点高,所以年轻时多次来上海同大家交流。

上海有我很多认识的相机收藏大家和前辈,这次知道我来上海,纷纷过来看我,很多都是十年没有见面的朋友,过来同我相聚最大年龄是八十岁,而七十多岁就太多,特别感慨:我的朋友圈怎么一下子老了?

这些朋友虽然年纪大了,但身体都不错,这也让我很欣慰,他们叮嘱我在外面走一定要注意身体,要经常来上海,大家都挺想念我。

朱宗老哥见我就责怪:我真想骂你了,几次看见你到了江浙,以为你肯定就会来上海了,但是你都跑别的地方去了,你是有意绕着上海吗?

我五年没有来上海,而五年前那次也是匆匆停留两天,他带我去看海鸥双反相机的装配,寻找街面上88元一碗的上海面条,而大部分朋友都是十年没有见了。

我在2012年放弃玩相机收藏,开始各地旅行,但朋友们没有放弃我,一直关注着我游走各地的动态。2017年我自驾东北边境线,走到了黑龙江的虎林,发现这里种植大量的水稻,朱大哥给我留言说,他1968年十七岁下乡到这里,一共待了五年,没有吃过一顿大米饭,那时不种水稻,只有小麦、玉米和大豆,而现在,上海到处都是黑龙江大米了。

6月24日,马正康老师带我去南翔看古镇、孔庙和博物馆,祖忠人老师和好友孙以文全程陪同,让我非常感动。

当天晚上我们来到上海周边最有特点的古镇朱家角,在这里逛古街、看美景,渡过美好的夜晚。

端午节一大早我同祖忠人老师去拍“江南第一茶楼”,这个老茶馆已经有100多年历史,这些老人平时早上三四点就过来喝茶,而六七点就回家了,他们的一天是从早茶开始的。

这一天是端午节,我们返回上海,祖忠人老师想起给孙子买些粽子,朱家角的肉粽很有名啊,为了陪我,他们都牺牲了假日的同家人团聚。

回到上海,马上同蔡志峰与赵振新相见,我们约在一家新加坡餐馆。赵老师这几年久居马来西亚,这次难得国内相遇,也是因为疫情走不开了。

蔡志峰同我年龄相仿,他是我在上海的第一位朋友,九十年代初期我们因相机结缘,后来我来上海都是他接待我,也帮我做了很多的事,我们交往最久,彼此也是最牵挂的人。

赵振新老师是上海收藏相机的大佬,我们也是有20多年友情,他是国内第一个家中华相机史料馆的创办者,为推动国产相机收藏做了很大的贡献。2000年以后我来上海,他是主要接待人。

下午我同赵振新老师一起来到星光摄影器材城,这里有我好几位做相机生意的朋友,当年我们联系非常密切,每次来上海,这里都要停留一天,但这次只有半天时间了。

最先看到的金辉相机的龚广林,这是一个不善言辞,但特别的豪爽与实在的人,生意发展很快,虽然近些年传统相机不受宠,但他依然坚持着做传统与收藏,让我吃惊的是他的规模非常大,特别是老莱卡相机和镜头,有几百种之多,几乎所有的款式都有,这个规模在国内也是堪称之最了。

龚广林这几年一直关注我做公益,对于在云南和青海的活动每次都出手相助,而且他也是一直默默的邮寄物品给青海的贫困孩子。

孙以文这几天一直陪着我,他是一个对老相机痴迷的人,早年去日本闯荡,回国后有多种选择就业,但他因爱好相机,选择了老相机的经营和把玩,现在店里的东西太多了,他说把挣的钱,都买相机了。

赵立军是我的东北老乡,他早年在北京卖俄罗斯相机,后来到上海发展,先是卖相机和望远镜,后来转型,开始卖摄影包,成为市场里举足轻重的摄影包批发、零售商。

大佻兄是我多年的好友,早年他卖给我很多好东西,价格便宜到令人感动,他也是我朋友圈里最关注的的人。他的手机黑白摄影非常有特色和想法,全部是方格式,地铁与日常生活照,既是记录,也是思想的释放,很有味道。

这不是我第一次在外过端午节,但绝对是第一次同这么多人在一起过端午。大家为了我,舍弃了同家人的团聚,这一刻我是特别特别的感动。

五天上海相机文化之旅匆匆忙忙结束了,这次收获非常大,我会陆陆续续写出这次上海之行的见闻与收藏相机文章,而我也会再来上海,朋友请放心,我不会再让你们等待太长久,我答应大家事和承诺,必须尽快兑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