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仁宗”正火 王凯主演的《猎狐》又霸屏

2020-05-06 08:38 佚名

有一段青梅竹马的稳定爱情,有一个循循善诱的导师般上司,有一班出生入死的好兄弟,王凯饰演的夏远宛如一位浑身充满正能量的小伙。

王凯评价道,“这个角色跟之前演的警察角色有很大的不同,他有一个非常明显的成长转变,剧中有设定一个‘六年后’的时间跨度,这也是夏远的一个重要分水岭。”

在“情与法”的激烈冲突中展现人性和欲望的挣扎沉浮,是《猎狐》想传递给观众的主题之一。

从初出茅庐的年轻刑警到日臻成熟的经侦警察,师父杨建群(胡军饰)和未婚妻于小卉(邓家佳饰)是两个重要的“催熟剂”,促使夏远能够在全新领域尽快独当一面。

继《伪装者》《琅琊榜》之后,《猎狐》是王凯和王鸥的第三次合作,也是两人对手戏最多的一次。

在夏远正逢情场失意、工作也失意时,王鸥饰演的吴稼琪成为“治愈良药”,为夏远从经侦小白进阶到猎狐精英助了一臂之力。“办案过程中她经常有一些令我刮目相看的地方,比如她是经济硕士,有很多查案思路或处理方法会潜移默化影响我。”

据悉,在这部剧中,他们要猎的“狐”就是刘奕君饰演的克瑞集团董事长王柏林,而这也是王凯和刘奕君的第五次合作。

由赵冬苓编剧、刘新执导,王凯、王鸥等主演的电视剧《猎狐》正在热播。值得一提的是,《猎狐》是王凯、刘奕君、王鸥,继《伪装者》《琅琊榜》后的第三次合作。

近日,王鸥接受了东方卫视组织的媒体群访,讲述拍摄体会分享生活感悟。当被问及再度与王凯合作的感受,王鸥直言:“他越来越成熟了。”

吴稼琪是金融学高材生,为了调查母亲的冤案,她加入北江经侦队,成为“猎狐”小组成员,与“天才捕手”夏远成为同事,一同追查王柏林及其克瑞集团的一系列经济、刑事案件。

王鸥透露,《猎狐》选角时,制片人张翼芸查看了自己的所有综艺、采访资料:“她认为我和‘吴稼琪’很匹配,都属于冷气场的人,没那么热情,话比较少。”

王鸥甚至没把吴稼琪当成女人:“她身上没有太多女性特质,工作就是分析、推理案情,甚至连对待感情,都很克制。”

剧中,虽然吴稼琪刚从大学毕业,但她并非职场菜鸟,王鸥很满意这一人设:“女生智勇双全,双商高。而且,现在的观众不太喜欢很笨的荧屏形象,我也希望展示更多的女性闪光点。”

王鸥的成名作《伪装者》是烧脑谍战经典剧,也参加过侦探类综艺。不少观众好奇:王鸥是不是很爱推理题材?王鸥回应道:“我并没有特别热衷侦探题材,可能观众看了这些作品认为我应该高能、聪明,但这些只是荧屏形象。”

拍摄《猎狐》前,王鸥跟着剧组去经侦支队体验生活:“我们同一线‘猎狐’队员吃饭、开会,听他们分析案情,对感受角色帮助很大。”

为了真实还原经侦过程,该剧采用纪实性拍摄手法,王鸥说:“这部剧没有加柔光滤镜,拍摄现场看不到补光灯。我特别喜欢这种还原本真的方式,它可能粗糙,但它是真的。”

王鸥认为该剧的演员配置,是一大看点:“老搭档,加上邓家佳、傅晶、胡军等好演员,这个阵容难道不值得期待吗?”

王鸥说的“老搭档”是王凯和刘奕君:“《琅琊榜》时,我和他们没对手戏,《伪装者》的对手戏也没那么多,而这次是直接对手。他们都越来越成熟,要求也更加细腻了,但他们的个性和对待戏的认真态度,还是一如既往。”

《猎狐》涉及海外拍摄,这段经历让王鸥难忘:“当地演员都很专业、热情,会向我们推荐当地美食。”不过,英文台词成了王鸥的难关:“很多英文台词是现场调整的,而且有一些专业术语,对我来说有难度。”

最近几年,王鸥在拓宽戏路,对她而言,谍战剧、古装剧、年代剧、都市剧,都有涉足:“我想体验更多样、有新鲜感的角色,也想在年龄增长过程中,赋予角色新的理解,让观众发现我的变化。”

不过,王鸥并不认为演员非得要走出舒适圈:“我现在活得越来越佛系,不太强求自己。”

疫情期间,王鸥继续着“宅女”生活:画画、看书、听音乐、看电影,学做菜。她也没太多压力:“家人不会催婚,我对感情生活没有迫切的需求,一个人待着特别好。”封面新闻记者陈颖

此次《猎狐》拍摄为了还原真实的海外追凶情节,远赴欧洲捷克、非洲肯尼亚等地实地取景。

出发之前除了打疫苗带防蚊虫药等基础准备外,王凯最为关注的还是驻地饮食,“去国外拍摄我最担心的其实倒不是语言,我最害怕的是没有中国菜!”

在天津经侦总队体验生活过程中,王凯和经侦警察聊天时了解到海外追逃是“猎狐行动”的关键一环,也是最为棘手的一个步骤。“因为要遵守国外的规章制度,还要了解他们的人文环境,所以不仅要学金融外语、法律外语,也要知道他们有关风土人情的表达,我们的台词也设计了不少,一开始不敢说,但后来豁出去了也就不害怕了。”

对此,导演刘新和对手演员王鸥都表示:“虽然王凯有一定的英语基础,但他的表现是大家没想到的,因为有些台词是现写的,他能够记下来,还能和别人交流做到对答如流,能完成得这么好肯定是下了很大的工夫。” 封面新闻记者陈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