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工复产:亟待疏解产业链金融“堵点”

2020-04-16 10:02 佚名

“大企业感冒,小企业就要住院。”浙商银行总行公司银行部副总经理沈金方这样形容疫情期间企业受到的影响,也直接解释了为何众多政策都指向金融支持产业链协同复工。

产业链环环相扣,一个环节阻滞,上下游企业都会受到影响。尤其是对于小企业来说,由于在资金、资源整合、抗风险等方面的能力都比较弱,受疫情冲击更大。但从另一方面来看,核心环节活跃,整个链条就会“活”起来。

实体经济产业链的背后,还有一条并行推进的线——产业链金融服务。打通产业链金融上下游,将企业商业信用和银行信用相结合,可以满足供应链核心企业及上下游企业的融资需求,带动效应明显。在众多纾解当前企业融资难题的方式中,产业链金融被认为是最为现实可行的一种。

对此,近期有关部门加强政策引导和支持,引导银行保险机构增强金融服务。3月10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指出,要引导银行业金融机构主动对接产业链的核心企业,加大流动性资金贷款支持,给予合理的信用额度;支持核心企业通过信贷、债券等方式融资后,以预付款的形式向上下游企业支付现金,降低上下游中小企业现金流的压力和融资成本。3月26日,银保监会发布《关于加强产业链协同复工复产金融服务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就引导银行保险机构增强金融支持和服务、畅通产业链资金流、提升产业链协同复工复产整体效应等方面提出了六方面具体措施。

抓住产业链,实际上就抓住了复工复产的核心。例如汽车等产业链长、带动能力强的企业早在今年2月份就被重点优先支持,在较早复工的企业中,也包括重点产业链配套企业,足见政策对产业链“以点带面”的期待。

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院长刘俏近日撰文表示,因为恢复生产过程所需要素供给受到疫情冲击,人流、物流、资金流“堵点”没有完全打通,产业链、供应链不能顺畅运转,疫情对经济的影响已经波及到供给端如制造业、房地产、进出口等领域。

就金融方面,银保监会首席检查官杨丽平近日在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新闻发布会上表示,目前产业链确实存在资金流“堵点”,主要是两个方面:一是核心企业占用了上下游中小企业的资金,即“占款”;二是中小企业本身融资难、融资贵。对此,杨丽平表示,银保监会将加大这两方面的政策疏导,一是通过核心企业打通上下游资金流,二是鼓励银行直接精准滴灌到上下游中小微企业。

一方面,大企业拿到充足资金,就可以从产业链的角度自上而下投资和渗透。杨丽平表示,产业链核心企业因疫情影响,自身的发展可能遇到了一些资金上的问题,我们鼓励银行增加对其提供的流动性支持,包括增加授信额度、帮助恢复生产和经营。

另一方面,产业链金融可以从核心企业的信用“变身”入手,即将商业信用上升到银行信用,且不增加核心企业的负债,近几年不少大企业和银行的合作都倾向于用这种方式。

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副主任曾刚告诉《金融时报》记者,现在越来越多的产业链金融资金并不依赖核心企业传递。“如果把资金完全提供给核心企业,由它来传递,很容易出现问题。核心企业会不会传递,或者会不会利用信用差来加价?这在之前的案例中都出现过。”在他看来,当下供应链金融更多以核心企业为“支撑”,由核心企业确认交易的真实性,银行利用应收账款等,为上下游小微企业直接提供融资。“是以核心企业作为门槛,作为风险准入的标准,而不是以它作为资金投放的点。”他表示。

在对小微企业融资的过程中,核心企业的参与能有效帮助金融机构降低和控制风险,浙商银行正是依托核心企业的商业信用,并通过提供银行增信盘活了小微企业的应收账款,解决了融资难的问题。沈金方告诉《金融时报》记者,采用这种融资方式,小微企业的融资成本年化利率约在6%左右,远低于15%以上的民间借贷和小贷公司利率。“这是小微企业依靠自身条件在市场上很难拿到的资金价格,也是商业银行解决小微企业融资贵问题的一个有效手段。”他表示,浙商银行自2017年末推出区块链应收款产品之后,目前已经与2500多家核心企业合作,将近两万家上下游小微企业借助核心企业信用和银行增信得到无抵押信用贷款,融资金额超过2500亿元。

贵州双龙航空港是一家主营大型公共服务设施的国有企业,其上游供应商多为小微企业。受疫情影响,他们在复工复产时急需资金用于支付员工工资、添置防疫物资。浙商银行贵阳分行了解到这一情况后,迅速启动信贷绿色通道,梳理出存在困难的上游小微企业37户,依托以该集团为核心的应收款链平台商圈,通过区块链应收款支付工程款、劳务费等,上游小微企业收到区块链应收款,即可在线实时转让给浙商银行获得流动资金。据悉,疫情防控期间,该行已有21户上游小微企业借此获得了2.2亿元资金补给。

东方金诚结构融资部分析师刘士楠在接受《金融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小微企业融资难的原因之一系其缺乏不动产用于抵质押,可用于抵质押的动产主要以应收账款和存货为主。应收账款质押融资通过将企业的应收账款质押,将流动性相对较差的应收账款变成现金,扩大小微企业的融资方式,进而解决融资难的问题。

事实上,从近年企业应收账款余额走高的趋势来看,将资产盘活成为企业可用资金,不失为一条可行路径。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7年末,我国工业类企业应收账款余额为13.48万亿元;2016年末,我国工业类企业应收账款余额为12.58万亿元,同比增长8.5%。从近5年全国工业类企业应收账款的年末余额来看,每年期末余额都呈递增趋势。

从美国的经验来看,大力发展应收账款质押融资模式也有可操作的基础。在美国,应收账款融资交易占全部商业贷款的四分之一。一方面,这种融资方式不需要抵押;另一方面,这种融资方式不必依赖小微企业本身的财务报表,而是更多结合应收账款及动产的变化情况来决定授信额度。

对此,银保监会上述《通知》也提到,鼓励银行通过应收账款融资、订单融资、预付款融资、存货与仓单质押融资等方式加大对产业链上下游中小微企业的信贷支持。

此外,刘士楠表示,目前供应链ABS可以作为解决小微企业应收账款融资的主要方式之一,其运作模式是以保理机构作为原始权益人、中小微企业的应收账款作为基础资产,由核心企业出具确认函,协助中小微企业获取资金。

下游企业同样可以在产业链金融中得到利好。《金融时报》记者从民生银行成都分行了解到,该行一直以来都为郎酒集团提供综合金融服务,全方位、全流程切入集团的经营活动,尤其在郎酒下游经销商的供应链融资方面,以“备货通”产品来充分支持其备货融资。截至目前,该行已为近50户郎酒经销商开立银行承兑汇票近8亿元,切实有效地解决了经销商的融资需求。同时,应客户需求,民生银行成都分行还在疫情期间及时特批1亿元授信额度,用于支持郎酒本部的流动资金周转,解决无法按期归还的银行承兑汇票敞口部分,帮助郎酒及其经销商在疫情期间渡过生产经营的难关。

沈金方认为,在对供应链下游的金融服务中,银行可以充分应用特有的风险控制技术,帮助核心企业对下游小微企业进行画像,提升市场销售的回款风险管控能力,弥补核心企业在风控上的不足。

从产业链金融的运作来看,核心企业是金融机构向整个供应链条提供金融服务的关键因素。核心企业通过为节点企业提供信用担保、承诺回购质押货物以及承诺到期付款等方式参与整个借贷过程。

但也应该看到,依托核心企业开展产业链融资并不总是一帆风顺。民生银行成都分行交易银行部相关负责人表示,应收账款融资在贸易背景真实性核实、应收账款登记和排他性查询、业务办理线上化程度以及核心企业配合程度等方面都存在着一些不足。

不少业内人士也表示,的确有一些大企业认知有限,不愿意承担连带责任,甚至会借机侵占小微企业利益。

刘士楠告诉《金融时报》记者,小微企业作为核心企业的上游供应商,在整个链条中的地位相对较低,不少小微企业为与核心企业合作而不得不面临付款周期长、账期难确定及拖欠货款等问题。小微企业做应收账款融资,需要核心企业承担连带责任,但融资行为若对核心企业无实质益处,则很难得到其支持。

对此,银保监会副主席周亮强调,核心企业要以预付款的形式向上下游的民营和小微企业支付现金。这时候核心企业处于主导地位,所以,为防止“店大欺客”,核心企业不能够借此机会对上下游小微企业进行利益侵占,银保监会方面也加大了监管力度,保证其预付款不会侵害小微企业的利益。另外,还支持企业以应收账款、仓单和存货等形式开展质押融资。

此前,有专业人士认为,供应链金融70%至80%的不良贷款来自交易不真实的问题。“有真实的贸易背景、交易背景,例如在仓库里有货,拿仓单或者存货作质押,可以从银行取得融资。”杨丽平强调,上述政策的关键是基于真实的交易背景,银行要加强风险防范,核心企业和上下游企业要讲诚信、不能做假。

民生银行成都分行交易银行部相关负责人建议,可以积极鼓励核心企业确认应付债权,对于国企、央企,强制性要求配合金融机构确权,确权金额纳入社会责任考核,推行应付账款票据化(应付账款确权升级版——电子债权凭证),将应付账款票据化率纳入考核;加大政策指引和对新商业模式的探索力度,鼓励发展电子登记债权融资。

过去一段时间,银行机构运用大数据风控系统强化了科技运用,通过大数据、区块链等技术为上下游小微企业提供了融资服务。其中,具备不可篡改、分布式账本等特性的区块链技术,可以保障交易数据、操作记录的安全、完整和不可篡改,将有效解决真实性问题。

此前,艾瑞咨询发布的“区块链+供应链金融行业研究报告”预测,至2023年,区块链可让供应链金融市场的渗透率增加28.3%,将带来约3.6万亿元的市场规模增量。

曾刚认为,区块链的形式可以让核心企业相关的每一笔真实交易都上链,“真实性”的保证从核心企业确认变为区块链。“有些核心企业在和银行打交道的过程中还是比较强势的,尤其是对于中小银行,可能不会给予应收账款的确认。运用区块链可以使银行对核心企业的依赖度下降,让产业链金融触达的小微客户更多。”他表示。

《金融时报》记者了解到,去年8月,蚂蚁金服基于区块链技术搭建的供应链协作网络“双链通”升级开放,试图解决供应链金融存在的真实性问题,同时让链上的中小微企业获得高效便捷的金融服务。

平安银行总行战略发展部高级项目总监邓俊毅在一场公开论坛上表示,上链的原始数据是不是真实的数据,是需要区块链参与方回答的问题。解决上链原始数据的真实性问题有两种方式,第一种是事前反欺诈,通过各种管理手段和技术手段消除上链数据的隐患;第二种是通过事中或事后的监督,这就要用到AI技术,对上链数据进行各项校验和检查,一定要提前识别,一旦发现交易风险要及时预警或阻断。当金融交易的信用提升时,金融交易的风险就降低了,产品创新的空间也就打开了。

“当前,银行也在积极探索运用大数据风控模型、与核心企业系统直连、区块链加密的电子信用凭证等方式和手段,有效探索对应收类信贷产品的全流程优化方案。”民生银行成都分行交易银行部相关负责人表示,区块链技术的运用使产业链内信用流转与融资业务模式拓展迅速,大型央企国企、互联网企业、商业银行等纷纷借助此业务契机,搭建各类信用流转供应链金融平台。其基本业务逻辑是,针对核心企业及其上游多级供应商,基于真实贸易背景与基础购销合同,依托核心企业付款责任,将核心企业应付账款转化为电子化付款信用凭证,并在采购交易中向上游多级供应商拆分、支付流转。针对电子付款信用凭证持有人,信用流转平台可提供兑付/应收账款转让融资,实现商业信用多级流转与融通,为中小供应商提供融资便利。

另外,《通知》还强调完善银行业金融机构考核激励和风险控制。对产业链协同复工复产相关授信予以差别化安排,完善激励机制。明确核心企业准入标准,认真审核核心企业融资需求和贷款用途,严格审核供应链交易背景,同时鼓励加大保险和担保服务支持力度。在风险可控的前提下,鼓励保险机构和政策性担保机构为产业链上下游中小微企业获取融资提供增信措施,人身保险公司可适度延长保单质押贷款期限,提升贷款额度。

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备案号:1101084565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 010-821984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