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园女权贩卖焦虑都可封杀,社会对疫情期间贩卖焦虑者也需要反制

2020-03-26 14:59 佚名

本文探讨的问题是新冠肺炎疫情期间的一个现象:一些人没有明显的违法,但是一直在传播负能力、带节奏、贩卖焦虑,对于防控疫情产生了很不好的影响,中国社会对于这种情况如何进行反制?

众所周知,传播田园女权、贩卖焦虑的著名自媒体都已经被封杀,那么在疫情期间贩卖焦虑者,显然更需要社会的反制。

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间,某些人喜欢打法制的擦边球,内容看起来并没有违法,但是总是在带节奏,而且是诱导读者往坏的地方想,例如:

并未明显违法, 但是与境外媒体、中国崩溃论一唱一和,通过夸张的内容钓鱼网络流量通过“伤痕文学”的文笔,放大社会阴暗面首先,在不违法的情况下,对于这种情况,也是需要进行反制的,否则“负能量总是比正能量传播快”。

首先必须明确一个问题,对于传播负能力、贩卖焦虑者,如果只用正当的手段与其辩论,常常是辩论不过的,因为“猎奇的”、“负面的”、“不符合公序良俗”的新闻,常常会比较快地传播。

正如明星的狗仔队,一个明星夫妻恩爱拉手,根本不算新闻,但一个非婚的男女一起吃顿饭,就可以过度解读。这些“贩卖焦虑者”,正是利用了焦虑新闻传播比较快的特点,有这种趋向性。

下面是新冠肺炎疫情期间的社区工作者,在他们共同努力下,中国抗击新冠肺炎疫情有了很大的成果。

你跟TA说正能量,TA跟你说要自由;你跟TA说自由,他跟你说“要尊重”;你跟TA说“互相尊重”,他跟你说“你是打手”;贩卖焦虑者,要的是在网络上面曝光,你越跟TA讨论,TA就越顺杆爬,并且引诱越来越多的公共流量入套,因此“靠讨论”很难反制贩卖焦虑、传播负能量的情况。

有传谣、造谣的倾向的时候,需要迅速辟谣,并需要执法部门介入——国有国法;仅仅是贩卖焦虑的时候,媒体平台可以少推荐,甚至以“本内容不适合收录”将其内容拒绝,让他没有传播负能量的动力;下面照片更明显众志成城的武汉市雷神山医院。

防控新冠肺炎,这本身就是一场战争,在战争期间,在后方无病呻吟、贩卖焦虑,整天口口声声“亡国论调”者,肯定是应该受到处罚的。对于各种传播负能力、带节奏的事情,中国社会也需要有反制的手段,即便TA不违法,也应该受到其他方面的处罚,比如经济方面的、名誉方面的。

这一次新冠肺炎疫情,暴露的负能量、带节奏、贩卖焦虑的“主观恶意”行为,也是的确需要全社会关注,并且有相应的反制手段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