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公众话语日渐以娱乐的方式出现并成为一种文化精神

2020-03-20 13:46 佚名

我们的政治、宗教、新闻、体育、教育和商业都心甘情愿地成为娱乐的附庸,毫无怨言,甚至无声无息,其结果是我们成了一个娱乐至死的物种。尼尔·波兹曼娱乐至死事实上刚看到这段话的时候我并没有什么感触,我只是把它看做是一个理想主义者对现状的批判,但身处这个时代的我觉得这很自然。当我现在回首时,才感悟到尼尔认识之深

首先,令我感受最深的是传播媒介的变化。在这个z世代中传统的书籍、报刊等媒介渐渐让位于电视等媒介。实际上在我未出生时这种变化就早已开始了,但在我读小学时我们还能看到经常有人翻阅报纸,现在这种情况很少见,甚至许多人越来越倾向于电子阅读这种方式。一个更值得我们后辈铭记的是,在距今80年前一所中国教育史上具有丰碑意义的学校诞生了,它就是西南联大。它集结了清华、北大、南开三校的学生,有着朱自清、冯友兰、吴有训、陈寅恪、费孝通等等各个学科的大师级教师,在那个日军肆意践踏中国大地的年代,延续了中华民族的文脉

其次,这种变化导致的娱乐业过于繁荣的现象也着实让我忧思。在手机、电脑主导的全民娱乐业代中,我们沉浸在虚拟的空间中,尽情地娱乐。一个显著的例子是如今日益的追星现象,不过这种明星偶像与过去的偶像不同,他们往往是没有真材实料的流量明星。人们调动其耳目追寻明星的一举一动,参与一切与其相关的活动,俨然一种病态的社会现象!正如许多网友说的那样:将军坟前无人问,戏子家事天下知

正因为有古为今用、“以古为镜,可以知兴替”的说法,我们才需要在浮华的今天重温先辈的经验。在没有改革开放的时候,物质虽然极度匮乏,但人们的精神生活却非常富足。例如上世纪50年代的时候,青年人都饱满建设中国的主人翁意义,争当苏联娜斯嘉式的颇有战斗精神的英雄。如今伴随着开放,我们的物质生活确实有很大改善,可我们民族的文化基因却日益被玷污

爱情来的太突然,有的是一见钟情,有的是日久生情。而对于娱乐圈的人来说,大部分是因戏生情。完全可以理解,因为他们的圈子并不大,他们的生活就在那个圈子里。在这个圈子里也有很多情侣,他们其实也经受了非议。当然有的情侣在一起会受到很多粉丝的拥护,而有的在一起,会经受到粉丝的辱骂。她们其实是很难的,要想想,其实他们也只是一般的普通人,为什么不让他们像普通人一样的生活呢

这几天,我似乎听到了陈翔毛晓彤分手了。因为一些什么陈翔出轨事件。其实作为毛晓彤这个可爱的小女生而言,真的估计是受到了打击,有的人也说陈翔是渣男什么的,但是又有什么用呢?难道我们把人家情侣之间的事情说来说去就管用了吗?今天又看到关晓彤和鹿晗在一起了,看到那些鹿晗的女友粉伤心至极。但是仔细想想,成全才是最爱偶像的最明智的做法

自己并不是很喜欢关晓彤,但是觉得她能找到自己的真爱也是很不错的,祝她幸福。以前,真的很喜欢蔡卓妍和陈伟霆在一起的,我本人很喜欢她们俩个。但是最后还是以聚少离多而说分手。但是又有什么办法呢?娱乐圈其实有的时候很乱,她们有的时候自己也很烦躁,她们的爱情有的时候也不稳固。有的人说,娱乐圈的诱惑太大,靓女帅男太多。这是第一个原因,第二个原因就是,她们真的是聚少离多。贵圈真乱,娱乐圈的爱情,有的时候真让人捏一把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