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德:人为自然立法,通过道德立法,我们知道什么善,什么是恶

2020-06-17 19:58 admin

人的行为作为自然的一部分,受制于自然法则或自然规律,因此必须从自然法则出发才可解释人的行为。

但人的知性行为却无法用自然法则来解释,因为它是一种超出经验之上的、只有人才能把握的理性理念。

康德的实践哲学导出一个命题:自由理念以一种引导的方式同经验行为发生关系,并赋予其规范的品质。

人的行动的理性应当具有现实性,它是每种理性所引导、以原则为导向的实践所必然提出的预设。

每个人都是目的王国中的肉身之存在,因而尊严必须属于每个感性世界中所出现的每一个人。

国家作为群体理念是一种先天道德法和统一的人民意志合起来的构成物,是体现人民意志的共同体,而非抽象的集体,或地区性的中央集权的国家。

分权或权力分立制度,是西方现代民主政治的一个标志性特征,国家权力不是随意设定的,而是国家理念(道德法和人民意志)在逻辑上的必然展开,这是作为普遍联合的人民意志得以实现的内在结构。

立法权即统治权,与之对应的立法人体现人民的意志,保护公民的权利、人身自由、财产和生命安全。

司法权是对每一个公民依法取得的存在的准予、定罪或不定罪。司法权的机构有检察院、法院,人员有法官、检察官,负责裁断、判决和定罪。

三权分立并不是为了平衡与制约,更不是为了牵制与扯皮,降低集中管理的效率,而是更好地行使人民的权利,让每个人得到全面自由地发展。

理解国家制度的大前提:主权者行使国家意志,进行立法,规定法律条款。比如最高人民检察院,最高人民法院。小前提:政府行政机构贯彻执行立法者制定的规定。比如公安和其他行政机构。

立宪意志体现着人民的公意,是先天的联合意志,是人民的普遍意志,即共同体为所有人做出决定的意志,也是公民统一体的纯粹理念。

共和国在本体意义上体现了人民的普遍先天联合意志。在经验意义上体现了经验世界具体公民的联合意志。之所以把国家权力分为多个不同的统治权,是作为国家权能和国家意志的体现,其目的和功能在于更好地贯彻主权意志。

在实践理性立法之前,是纯粹理性立法,通过它,我们获得道德法,据此知悉,什么是善的,什么是恶的。

纯粹理性中的道德法即绝对命令,绝对律令,它构成了每个理性秩序的基础,成为普遍先天联合的人民意志发出的命令,是立法、行政、司法三权分立的前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