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语文时代来了,只学课本就输了,课外做好这件事孩子成绩不会差

2020-04-01 17:26 佚名

张孝纯,1926年出生于河北丰南县,三岁时过继给伯父张麟阁,从小接受伯父的严格要求,6岁已经开始写诗。1945年进入燕京大学文学院,在二年级转入教育系学习。

全国解放后,张孝纯先生在1949年8月投身教育工作,先后在北戴河临抚师范和昌黎汇文中学执教,1976年,晋升为首批特级教师,并长期担任全国中语会理事和学术委员。

张孝纯先生学识渊博,学术扎实,这些不用多说,他最主要的贡献是创立了“大语文教育”的思想体系。

大语文教育体系,简单来说就是“一体两翼”,“一体”是指课堂教学,“两翼”是课外活动和利用语文环境。

张孝纯在长期的教育工作中感受到,长久以来,语文作为一门课程的知识属性被过于放大,而忽略了它本身的能力和素养。

一是生存能力方面,包括表达能力、交流能力、获取的信息能力,这些能力决定了个体在社会中的生存能力。

二是发展能力方面,包括概念表达、是非判断、逻辑推理等思维能力体现出来的发展能力。

语文的能力从哪里来呢,除了课堂上学习的知识,更重要的是培养语文的素养,素养的来源最主要来自于阅读和欣赏。

以往学习语文,主要靠死记硬背课本上的内容,方法枯燥且学生兴趣不大,不愿意把课余时间花费在语文科目上,语文不像数学、物理等理科,是很难拉分的科目。

2019年秋季新学期开始,所有中小学都按照教育部通知,使用了全国统一部编版教材,“大语文时代”来临了。

因为语文确实是太重要了,以前有句话叫“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但如果毕业后不是从事相关工作,数理化对一般人其实应用范围并不太大,而语文不同,每个人一生都要使用语文知识,说它为“百科之母”一点也不夸张。

最简单的例子,在工作和生活中不可缺少的是交流能力和写作能力,这就是语文:口头为语,书面为文。

大语文教育的目的,就是固本开源,用更大的格局对待语文这门学科,把语文的学习对象从死记硬背课本扩展到古今中外,包罗万象的更广阔空间。

这也是教育界对语文越来越重视的表现,大语文教育弱化了课本的重要性,强调学科与真实生活、文化、历史等方面的结合。

从长远来看,这显然是好事,有利于培养学生的语文素养,以后都能学以致用。但学生和家长未免在短期内会有点不适应,课本作用弱化了,如何提高语文成绩,适应变化呢?

那么阅读什么书籍呢,其实每篇课文后面都有书目,以往这些课外阅读书目不被重视,属于可看可不看,现在不一样了,如果不阅读就可能在考试中丢分!

如果把课后阅读书目整理一下,我们又会发现,历史类的知识在其中占了很大部分。这也是很正常的,俗话说“文史不分家”,不要说课外阅读,有许多课文就直接是选取的历史故事,比如:负荆请罪、曹冲称象、司马光砸缸等。

古人读书的目录分为经、史、子、集。如果对应今天的学科,史是指历史,集是指语文。为什么古人把历史看得如此重要,因为文史本来就难以分开,学好历史更有助于学习语文。

打个比方,学生读鲁迅的文章,会感觉枯涩难懂,更别提领会其深意。但如果真正的了解鲁迅,懂得其不同阶段不同时期所做的工作,就不然理解其文中的深意了。

比如说,鲁迅学医,为什么能写得一手好文章?鲁迅又为何和和自己的同为作家的兄弟反目成仇?

再比如从小学到高中必考的四大名著,不熟悉历史的孩子连朝代顺序还没搞清楚,对作者和作品的时代背景就更是一头雾水,学起来还是靠死记硬背。

这些问题,了解了一些历史就能迎刃而解,也就更能理解文章的含义。文史不分家也就是这个道理,它们本来就是相辅相成,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

那么如何学习一些历史知识呢,对学生来说,枯燥的史书肯定是读不进的,最好的办法是阅读一些历史故事。

阅读重在积累,家长想让孩子积累一些历史知识,起到帮助语文学习作用的,我推荐一套新书《一口气读懂中国史》。

这套书是新出的青少年版,适合从小学到高中年龄段的孩子,全套十册,选取了中国历史上重要的朝代,一个朝代为一册。

它为什么适合孩子阅读呢,是因为把历史故事化,每册约60个故事,每个故事2000字左右,一个故事快的话几分钟就能读完。全书看似内容很多,但由于这样的故事化设计,读起来又觉得挺短,往往一个故事读完意犹未尽。

每个故事,又有丰富的趣味小故事和背景知识加以辅助,强化记忆,让读者能用较短的时间接受不少的信息,用轻松的方式了解有趣的历史。

孩子读这套书,读起来就像《故事会》一样好看,一边读故事,一边学历史,还能借鉴古人智慧。

阅读了历史故事,写作文就有了素材,读文言文的时候也了解了相关历史背景,更容易理解文章,甚至语文科目中不少题目本身就是历史知识题,学好了历史,这些就是送分题。

《一口气读懂中国史》,从小学到高中都能使用,现在新书上架,点击下面链接,可以了解更多信息。